辽宁小胆王|在致西南的火车上

辽宁小胆王是一个爱笑,爱开玩笑的人,一个平时爱说笑的人,在沉静的时候,会暴露出他的笑一定包含于无奈,感觉到那笑是为了忧愁而存在的;这谁能体会到。我的人生不断的有人离开或进入,于是,我常抱怨人生,抱怨命运,它们的残忍中,没有“两全齐美”,只有得失循环。生命中,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,轮回循环——人生无奈。

起码十多年没有坐过火车了,并不是说次次都坐飞机回去,那当然是大可不必的奢侈,比起飞机来说,我认为不坐火车简直就是浪费,火车更像是人生路,漫长却引人深思。

宁静的夜里,我坐在桌前窗下,望着天上的凸月,想着“月有阴晴圆缺”的感慨,“人有悲欢离合”的无奈;看着路边的灯依然发出那么一点光,它仍然是黑暗中的最亮。然而它却照不亮远远延续的道路,在这平静的夜里感受,我怅然,生活给予我的不仅是黑暗,还有光明。

乡路很远,风景很长,来返都是一样的风景,不同的,依然那句:是看风景的人的心情。经过许多地方,仿佛都是人生的点点滴滴,时顿时行,慢慢前进,也亦是人生一般,美而漫长。前行之前尚是白昼,后来转为黑夜,唯独形影相吊,对着窗外,黑黑洞洞,唯留下自己的影子在闪烁,没什么别的想象,婉然一张白纸而已,夜深,难以入眠,对着窗外,悄悄过了有生以来第一个通宵,终于看到光从黑夜过度到黎明的光景,光很微弱,却又是那么光明。

在我的生命的旅途中,时儿会有一些枯叶凋零,我选择的是面对,逃避只会让我放弃。有人说17岁的天空,美好的季节,而在我的人生岁月中,17岁,改变了我的一生,我向往大学,有我的大学梦,有我的理想。中考中,我努力地去面对,驱使自己不要出错,我想考重点,实现梦想。而成绩公布了,我恍然,更是茫然我的努力,得到的却是出乎意料,我无数次地说服自己,也许是听错了,或是电话记录错了,我一次次的回避。事实就是事实,谁能改变。家人让我回读,我失措,我无助,我有一次的选择面对,我相信我自己,只要自己有实力,到任何地方都会展示自我,我摆脱了学校与学校间档次问题的阴影,去真正的面对一切,也许也是因此,现在我会比别人更用功些,更努力些。我不怕痛,不怕输,只怕再多的努力也无助。在人生挑战的旅途中,只会逃避,去哀叹生命的不幸的,只能远远的掉在最后。

火车渐渐地开走了,我在夜晚中悄悄离开了,离开了成都,离开了这片土地本有的色彩,当你在习惯的日子里过久了时你却尚未发现,当你渐渐远去,这种思念之情便会更加之来的迫切。人也如此,生活亦然如此。

旅途难得寂寞,人生的道路依然,难免寂寞,车厢中不知是谁,在放着林志炫的《单身情歌》顿时歌中曲调引人入胜般把人带入了憧憬,悠然而清明般,歌声久久缠绕在车厢内。孤寂的旅途,难得有人陪伴,是啊,正是如此:这一首单身情歌谁与我来合?人生几何?曹孟德之对酒当歌,在火车上时间漫长而总以睡觉取而代之时间,实属多少有些觉着挺浪费而又不得不如此,生活亦然吧,有多少的事又是你所不能凭借你自己的意愿去做的?

童年的无忧无虑,早已如梦般散去,少年的浪漫往事,也伴随着日历一天一天的过去,飘逸在这岁月的风中……17岁的转折,改变着命运,也随着落叶而去,人生还在继续,开场白还在进行,好戏却未出场。想想如此美好人生,怎能不去挑战。

天微微亮,辽宁小胆王起床,窗外闪烁的是嘉陵江的影子,没什么修饰的景,水似黄河水,气势汹汹,震撼以久,浅浅地,几艘小船泊于江岸,久居城市中,见到嘉陵江难免兴奋,倏而发现,原来已经到重庆了,见船正在装载货物,顿时感到气派,实属悲哀!

★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★。
本文链接:
上一篇:
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