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9hsif2"><sup id="9hsif2"></sup><dd id="9hsif2"></dd><table id="9hsif2"></table><fieldset id="9hsif2"></fieldset></th><dd id="9hsif2"><bdo id="9hsif2"></bdo><blockquote id="9hsif2"></blockquote><th id="9hsif2"></th></dd>
          1. <address id="lbvf0w"><b id="lbvf0w"><dt id="lbvf0w"></dt><small id="lbvf0w"></small><ol id="lbvf0w"></ol><pre id="lbvf0w"></pre><small id="lbvf0w"></small></b><i id="lbvf0w"><q id="lbvf0w"></q><ul id="lbvf0w"></ul></i><form id="lbvf0w"><small id="lbvf0w"></small><i id="lbvf0w"></i></form><tbody id="lbvf0w"><optgroup id="lbvf0w"></optgroup><sup id="lbvf0w"></sup><big id="lbvf0w"></big></tbody><label id="lbvf0w"><dir id="lbvf0w"></dir><strike id="lbvf0w"></strike></label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lbvf0w"><ol id="lbvf0w"></ol><div id="lbvf0w"></div><bdo id="lbvf0w"></bdo><bdo id="lbvf0w"></bdo><em id="lbvf0w"></em>
              • <del id="lbvf0w"></del><tr id="lbvf0w"></tr><th id="lbvf0w"></th>
              • 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动态信息2019年12月16日

                日媒感慨中国手机支付无处不在,但人们对手机的依赖陷入病态

                星辰伴月夜空明,明空夜月伴辰星。
                今晚的星辰格外动人,蔚蓝色的海水在夜间犹如蓝色妖姬。冷夜的礁石已镀上风尘往事,四周寂静,寂寞空虚的空气足以令万科蓝难以透气。
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代的变迁,这城市已全然不同,至少是与我七年前的记忆不同。七年了,当年曾在这城市这国家,与亲人与挚友告别,眼中含着泪的不舍。如今我归来了,可以往充满着幸福与熟悉的感觉却没跟着我一起回来。那熟悉的咖啡馆,曾经与朋友们在里头谈笑风生;那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地,是我与挚友无话不谈的栖息地;还有那温暖的老宅,是我儿童与年少时与亲人的最甜美回忆,妈妈的无微不至关怀,使我拥有撑下去的动力,爸爸的宝贵的意见,让我在人生道路上免去了许多冤枉路,姐姐的教导,令我在课业上少了许多困扰,当然还有哥哥这从小就欺负我的好兄弟,你令我拥有踏实的安全感。
                可惜,这七年来,熟悉的咖啡馆,青翠的草地和温暖的老宅已成了高楼大厦,路上人来人往,城市车水马龙。可这繁荣的城市带给我的感觉已和过往截然不同,现下当我的足再次踩着七年前充满着我许多幸福且开心的土时,我的心情非常繁复,这真实且触动心灵的感觉,令人感到总缺了些事物。感觉犹如破碎的杯子,已有瑕疵,不再完美,已有了细缝。这缅怀的心情只能感叹,我还能做什麽呢?
                七年前,带着与亲朋好友依恋不舍与对抱着期盼未来憧憬的心情,离开这熟悉的城市,飞往无根的台湾。七年後,带着缅怀的心情归来,离开熟悉但不属於我的城市,回来着熟悉但陌生的城市。说起来,非常讽刺的事,此次回来,我是以游子的身份。
                当年到达台湾后,过了段时间,我才知道妈妈的好。少了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其次,重要的是少了种支撑的动力,少了在厨房看着妈妈煮菜和妈妈聊天的习惯,少了妈妈半夜看我受寒,来替我盖被。当我察觉这些感触时,我了解我已不是当年那天真的小毛孩,我长大了,开始为生活而奔波,为将来而奋斗。我晓得这就是所谓的人生,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梦。因此我知道虽然没了许多的动力在身边,但在离我3120公里有座城市,城市里头住着许多支撑我的人在等我回来,所以我没有太多选择,我只能不让自己与那些支持我的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    可如今我奔波於事业,且在台湾和马来西亚两岸来回,要真正与他们来一夜倾城谈心的机会都难遇。因此,我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人与事物。如今我黯然默伤的回头一望,曾经的挚友,我不晓得你是否安好与快乐,虽然我们还有零零落落的联系,但如今我们之间多了到隔膜,或许距离已把我们的友情给分隔。我偶尔对你的招呼,并非代表我郁闷,而是我拥有许多感概,需要你来倾听,就算聊聊,也安好,可许久后,怎不见你回复。我心已经凉了一截。我的朋友,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誓言吗?晚年时,共同聚在那熟悉的咖啡馆,聊一聊我们的风尘往事,述说当年我们的年轻气盛所干下的趣事,令我们年少无知的回忆添加一丝美满。距离,时间,不该是阻断我们的理由,但现下的我别无他求,只求你安好,即我安好。
                只是没有过往的我就没如今的我,虽然牺牲了很多,但也得到许多,有得有失。这就是人生,我并不会後悔。只是,我非常伤心,难过,以往幸福带给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被无情的岁月给替代。替代这生活的是充满着孤独且空虚的生活。当然,我也没太多时间来感叹,因此,我只能珍惜未来,把握每一刻,在我还有机会的时候。
                海波依然是如此的平稳,只是在夜晚少了种节奏,海风偶尔刮起一些微风,我踩着软绵绵的沙滩,朝着来的路,往回走,原路折返,只为了回旅店休息,明天开始又要走向新的人生,一切的缅怀,一切的幸福,一切的感叹都随风而去,随风而来的将会是新的缅怀与幸福。以往的幸福,现在开始你将永远珍藏于我心中,成为我人生的历程,我永世不忘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梦想来的好突然,就像是一夜之间做的一场梦,有新鲜感也不会被遗忘。
               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梦想,特别是九零后的我们。我也有梦想,我起初的梦想很简单,只是好好学习,努力奋斗,考上一个好的大学,找到一个好的工作,这样顺理成章的完成我的第一半人生。可是越长大就会觉得最初的梦想离自己越来越遥远,我把父母老师所谓的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口号抛得远远的,我渐渐发现我是个叛逆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我在初三那一年干了所有能干的坏事,我离校出走,我骂老师,我跟父母吵架,我讨厌学校,我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,那是我的第一次叛逆。也许梦想正在挑逗着我的神经,拨动着我内心这么多年的激愤。让我迈出寻梦之旅的第一步,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敢于闯的第一步。
                我成为了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中考那段时间各个学校陆续来宣传,我却打不起精神。因为我觉得我有梦想就足够了,我的梦想足够撑起我的内心。我看到了有艺校的老师来招收学生,当时我对高中学校根本没有概念,只是看到招生简章上面有“影视表演”这项专业,平时的我喜欢看娱乐,明星,也喜欢追星,所以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考了这所学校。没有想到没有任何准备的我居然考上了,没出成绩之前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我觉得考不考得上无所谓,这是我还没有定位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等到网上发布消息的那一刻我呆了,我哭了。我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哭,我只知道那种焦急和紧张敢都化作了泪水淹没在我的内心。
                难道这就是梦想?我在问我自己。我这时的梦想是去学习影视表演专业,并且可以考上一所名校。因为这所高中通过表演专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等名校的学生太多了。我羡慕他们,同时我也羡慕自己,因为我考上了这所被别人所羡慕的学校。
                可是没想到我真的错了。入学后的几个月开始试学专业,我本身所在的班级就是表演班,我觉得我肯定会学表演的,所以对于老师的话也没什么在意。我不知道这个专业需要选人,当老师在劝我换专业的时候,我很想问为什么。其实我也知道,我长得不好看,身高也不突出,我这样一个外表不光鲜亮丽的人去考影校肯定没希望。我知道老师是这么想的。当老师问我换什么专业的时候,我哭了,我抽泣。我哭了几个小时,从教学楼一直苦到宿舍,我艰难的选择了书法专业,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选择这项专业。我当时只是想好好守护住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在换了专业之后的几个星期,我还是在坚守我的梦想。我认真的想过了,既然表演不行那我就去考导演吧!可是这所学校里面没有编导专业,我当时很沮丧。在我翻看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量书籍之后,我发现那些考上的都是凭借努力与机遇和大量的准备。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我买书,买资料自学。我坚定了我的梦想,我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!也许这个梦想只是个梦,我从未对父母说过我的梦想是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。当我说的时候,父母只是微微一笑,是蔑视和不相信的笑容。这个梦想在我的心底生根发芽,我要考!不管多难我都要去考!我的父母都是农村人,没有多少文化。我的父亲更是脾气暴躁,当我说我要在外面学编导专业,不学书法的时候,他打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他拿鞋底往我的背和脖子抽了三下。我一滴眼泪没有掉。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那种恨在当时抵过了那种痛苦。这是他第二次打我那么狠,若不是母亲拦着,我早就被打死了。我站在窗户前想结束我的生命。史铁生先生曾经说过: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”。所以说,我对生与死也不必去再想多少。生生死死死死生生,该怎样生,该怎样死,我该如何去等待这样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?
                打死我也要守护好自己的梦想。这是父亲打我是万科蓝心里想的。你们的孩子都会有梦想,当父母的不理解遇上梦想,你会选择哪一方?当父母的,请原谅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他们不是学习的机器,他们有思想,有自己的路要走。当你的孩子对你说出她的梦想时,请不要愤怒,请耐心的听孩子讲完他的梦想,因为,你们的孩子是想给你们一个更好的未来!

                星辰伴月夜空明,明空夜月伴辰星。
                今晚的星辰格外动人,蔚蓝色的海水在夜间犹如蓝色妖姬。冷夜的礁石已镀上风尘往事,四周寂静,寂寞空虚的空气足以令万科蓝难以透气。
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代的变迁,这城市已全然不同,至少是与我七年前的记忆不同。七年了,当年曾在这城市这国家,与亲人与挚友告别,眼中含着泪的不舍。如今我归来了,可以往充满着幸福与熟悉的感觉却没跟着我一起回来。那熟悉的咖啡馆,曾经与朋友们在里头谈笑风生;那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地,是我与挚友无话不谈的栖息地;还有那温暖的老宅,是我儿童与年少时与亲人的最甜美回忆,妈妈的无微不至关怀,使我拥有撑下去的动力,爸爸的宝贵的意见,让我在人生道路上免去了许多冤枉路,姐姐的教导,令我在课业上少了许多困扰,当然还有哥哥这从小就欺负我的好兄弟,你令我拥有踏实的安全感。
                可惜,这七年来,熟悉的咖啡馆,青翠的草地和温暖的老宅已成了高楼大厦,路上人来人往,城市车水马龙。可这繁荣的城市带给我的感觉已和过往截然不同,现下当我的足再次踩着七年前充满着我许多幸福且开心的土时,我的心情非常繁复,这真实且触动心灵的感觉,令人感到总缺了些事物。感觉犹如破碎的杯子,已有瑕疵,不再完美,已有了细缝。这缅怀的心情只能感叹,我还能做什麽呢?
                七年前,带着与亲朋好友依恋不舍与对抱着期盼未来憧憬的心情,离开这熟悉的城市,飞往无根的台湾。七年後,带着缅怀的心情归来,离开熟悉但不属於我的城市,回来着熟悉但陌生的城市。说起来,非常讽刺的事,此次回来,我是以游子的身份。
                当年到达台湾后,过了段时间,我才知道妈妈的好。少了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其次,重要的是少了种支撑的动力,少了在厨房看着妈妈煮菜和妈妈聊天的习惯,少了妈妈半夜看我受寒,来替我盖被。当我察觉这些感触时,我了解我已不是当年那天真的小毛孩,我长大了,开始为生活而奔波,为将来而奋斗。我晓得这就是所谓的人生,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梦。因此我知道虽然没了许多的动力在身边,但在离我3120公里有座城市,城市里头住着许多支撑我的人在等我回来,所以我没有太多选择,我只能不让自己与那些支持我的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    可如今我奔波於事业,且在台湾和马来西亚两岸来回,要真正与他们来一夜倾城谈心的机会都难遇。因此,我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人与事物。如今我黯然默伤的回头一望,曾经的挚友,我不晓得你是否安好与快乐,虽然我们还有零零落落的联系,但如今我们之间多了到隔膜,或许距离已把我们的友情给分隔。我偶尔对你的招呼,并非代表我郁闷,而是我拥有许多感概,需要你来倾听,就算聊聊,也安好,可许久后,怎不见你回复。我心已经凉了一截。我的朋友,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誓言吗?晚年时,共同聚在那熟悉的咖啡馆,聊一聊我们的风尘往事,述说当年我们的年轻气盛所干下的趣事,令我们年少无知的回忆添加一丝美满。距离,时间,不该是阻断我们的理由,但现下的我别无他求,只求你安好,即我安好。
                只是没有过往的我就没如今的我,虽然牺牲了很多,但也得到许多,有得有失。这就是人生,我并不会後悔。只是,我非常伤心,难过,以往幸福带给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被无情的岁月给替代。替代这生活的是充满着孤独且空虚的生活。当然,我也没太多时间来感叹,因此,我只能珍惜未来,把握每一刻,在我还有机会的时候。
                海波依然是如此的平稳,只是在夜晚少了种节奏,海风偶尔刮起一些微风,我踩着软绵绵的沙滩,朝着来的路,往回走,原路折返,只为了回旅店休息,明天开始又要走向新的人生,一切的缅怀,一切的幸福,一切的感叹都随风而去,随风而来的将会是新的缅怀与幸福。以往的幸福,现在开始你将永远珍藏于我心中,成为我人生的历程,我永世不忘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梦想来的好突然,就像是一夜之间做的一场梦,有新鲜感也不会被遗忘。
               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梦想,特别是九零后的我们。我也有梦想,我起初的梦想很简单,只是好好学习,努力奋斗,考上一个好的大学,找到一个好的工作,这样顺理成章的完成我的第一半人生。可是越长大就会觉得最初的梦想离自己越来越遥远,我把父母老师所谓的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口号抛得远远的,我渐渐发现我是个叛逆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我在初三那一年干了所有能干的坏事,我离校出走,我骂老师,我跟父母吵架,我讨厌学校,我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,那是我的第一次叛逆。也许梦想正在挑逗着我的神经,拨动着我内心这么多年的激愤。让我迈出寻梦之旅的第一步,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敢于闯的第一步。
                我成为了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中考那段时间各个学校陆续来宣传,我却打不起精神。因为我觉得我有梦想就足够了,我的梦想足够撑起我的内心。我看到了有艺校的老师来招收学生,当时我对高中学校根本没有概念,只是看到招生简章上面有“影视表演”这项专业,平时的我喜欢看娱乐,明星,也喜欢追星,所以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考了这所学校。没有想到没有任何准备的我居然考上了,没出成绩之前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我觉得考不考得上无所谓,这是我还没有定位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等到网上发布消息的那一刻我呆了,我哭了。我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哭,我只知道那种焦急和紧张敢都化作了泪水淹没在我的内心。
                难道这就是梦想?我在问我自己。我这时的梦想是去学习影视表演专业,并且可以考上一所名校。因为这所高中通过表演专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等名校的学生太多了。我羡慕他们,同时我也羡慕自己,因为我考上了这所被别人所羡慕的学校。
                可是没想到我真的错了。入学后的几个月开始试学专业,我本身所在的班级就是表演班,我觉得我肯定会学表演的,所以对于老师的话也没什么在意。我不知道这个专业需要选人,当老师在劝我换专业的时候,我很想问为什么。其实我也知道,我长得不好看,身高也不突出,我这样一个外表不光鲜亮丽的人去考影校肯定没希望。我知道老师是这么想的。当老师问我换什么专业的时候,我哭了,我抽泣。我哭了几个小时,从教学楼一直苦到宿舍,我艰难的选择了书法专业,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选择这项专业。我当时只是想好好守护住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在换了专业之后的几个星期,我还是在坚守我的梦想。我认真的想过了,既然表演不行那我就去考导演吧!可是这所学校里面没有编导专业,我当时很沮丧。在我翻看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量书籍之后,我发现那些考上的都是凭借努力与机遇和大量的准备。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我买书,买资料自学。我坚定了我的梦想,我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!也许这个梦想只是个梦,我从未对父母说过我的梦想是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。当我说的时候,父母只是微微一笑,是蔑视和不相信的笑容。这个梦想在我的心底生根发芽,我要考!不管多难我都要去考!我的父母都是农村人,没有多少文化。我的父亲更是脾气暴躁,当我说我要在外面学编导专业,不学书法的时候,他打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他拿鞋底往我的背和脖子抽了三下。我一滴眼泪没有掉。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那种恨在当时抵过了那种痛苦。这是他第二次打我那么狠,若不是母亲拦着,我早就被打死了。我站在窗户前想结束我的生命。史铁生先生曾经说过: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”。所以说,我对生与死也不必去再想多少。生生死死死死生生,该怎样生,该怎样死,我该如何去等待这样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?
                打死我也要守护好自己的梦想。这是父亲打我是万科蓝心里想的。你们的孩子都会有梦想,当父母的不理解遇上梦想,你会选择哪一方?当父母的,请原谅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他们不是学习的机器,他们有思想,有自己的路要走。当你的孩子对你说出她的梦想时,请不要愤怒,请耐心的听孩子讲完他的梦想,因为,你们的孩子是想给你们一个更好的未来!

                星辰伴月夜空明,明空夜月伴辰星。
                今晚的星辰格外动人,蔚蓝色的海水在夜间犹如蓝色妖姬。冷夜的礁石已镀上风尘往事,四周寂静,寂寞空虚的空气足以令万科蓝难以透气。
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代的变迁,这城市已全然不同,至少是与我七年前的记忆不同。七年了,当年曾在这城市这国家,与亲人与挚友告别,眼中含着泪的不舍。如今我归来了,可以往充满着幸福与熟悉的感觉却没跟着我一起回来。那熟悉的咖啡馆,曾经与朋友们在里头谈笑风生;那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的草地,是我与挚友无话不谈的栖息地;还有那温暖的老宅,是我儿童与年少时与亲人的最甜美回忆,妈妈的无微不至关怀,使我拥有撑下去的动力,爸爸的宝贵的意见,让我在人生道路上免去了许多冤枉路,姐姐的教导,令我在课业上少了许多困扰,当然还有哥哥这从小就欺负我的好兄弟,你令我拥有踏实的安全感。
                可惜,这七年来,熟悉的咖啡馆,青翠的草地和温暖的老宅已成了高楼大厦,路上人来人往,城市车水马龙。可这繁荣的城市带给我的感觉已和过往截然不同,现下当我的足再次踩着七年前充满着我许多幸福且开心的土时,我的心情非常繁复,这真实且触动心灵的感觉,令人感到总缺了些事物。感觉犹如破碎的杯子,已有瑕疵,不再完美,已有了细缝。这缅怀的心情只能感叹,我还能做什麽呢?
                七年前,带着与亲朋好友依恋不舍与对抱着期盼未来憧憬的心情,离开这熟悉的城市,飞往无根的台湾。七年後,带着缅怀的心情归来,离开熟悉但不属於我的城市,回来着熟悉但陌生的城市。说起来,非常讽刺的事,此次回来,我是以游子的身份。
                当年到达台湾后,过了段时间,我才知道妈妈的好。少了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其次,重要的是少了种支撑的动力,少了在厨房看着妈妈煮菜和妈妈聊天的习惯,少了妈妈半夜看我受寒,来替我盖被。当我察觉这些感触时,我了解我已不是当年那天真的小毛孩,我长大了,开始为生活而奔波,为将来而奋斗。我晓得这就是所谓的人生,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梦。因此我知道虽然没了许多的动力在身边,但在离我3120公里有座城市,城市里头住着许多支撑我的人在等我回来,所以我没有太多选择,我只能不让自己与那些支持我的人失望。
                可如今我奔波於事业,且在台湾和马来西亚两岸来回,要真正与他们来一夜倾城谈心的机会都难遇。因此,我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人与事物。如今我黯然默伤的回头一望,曾经的挚友,我不晓得你是否安好与快乐,虽然我们还有零零落落的联系,但如今我们之间多了到隔膜,或许距离已把我们的友情给分隔。我偶尔对你的招呼,并非代表我郁闷,而是我拥有许多感概,需要你来倾听,就算聊聊,也安好,可许久后,怎不见你回复。我心已经凉了一截。我的朋友,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誓言吗?晚年时,共同聚在那熟悉的咖啡馆,聊一聊我们的风尘往事,述说当年我们的年轻气盛所干下的趣事,令我们年少无知的回忆添加一丝美满。距离,时间,不该是阻断我们的理由,但现下的我别无他求,只求你安好,即我安好。
                只是没有过往的我就没如今的我,虽然牺牲了很多,但也得到许多,有得有失。这就是人生,我并不会後悔。只是,我非常伤心,难过,以往幸福带给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被无情的岁月给替代。替代这生活的是充满着孤独且空虚的生活。当然,我也没太多时间来感叹,因此,我只能珍惜未来,把握每一刻,在我还有机会的时候。
                海波依然是如此的平稳,只是在夜晚少了种节奏,海风偶尔刮起一些微风,我踩着软绵绵的沙滩,朝着来的路,往回走,原路折返,只为了回旅店休息,明天开始又要走向新的人生,一切的缅怀,一切的幸福,一切的感叹都随风而去,随风而来的将会是新的缅怀与幸福。以往的幸福,现在开始你将永远珍藏于我心中,成为我人生的历程,我永世不忘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梦想来的好突然,就像是一夜之间做的一场梦,有新鲜感也不会被遗忘。
               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梦想,特别是九零后的我们。我也有梦想,我起初的梦想很简单,只是好好学习,努力奋斗,考上一个好的大学,找到一个好的工作,这样顺理成章的完成我的第一半人生。可是越长大就会觉得最初的梦想离自己越来越遥远,我把父母老师所谓的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口号抛得远远的,我渐渐发现我是个叛逆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我在初三那一年干了所有能干的坏事,我离校出走,我骂老师,我跟父母吵架,我讨厌学校,我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,那是我的第一次叛逆。也许梦想正在挑逗着我的神经,拨动着我内心这么多年的激愤。让我迈出寻梦之旅的第一步,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敢于闯的第一步。
                我成为了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中考那段时间各个学校陆续来宣传,我却打不起精神。因为我觉得我有梦想就足够了,我的梦想足够撑起我的内心。我看到了有艺校的老师来招收学生,当时我对高中学校根本没有概念,只是看到招生简章上面有“影视表演”这项专业,平时的我喜欢看娱乐,明星,也喜欢追星,所以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考了这所学校。没有想到没有任何准备的我居然考上了,没出成绩之前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我觉得考不考得上无所谓,这是我还没有定位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等到网上发布消息的那一刻我呆了,我哭了。我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哭,我只知道那种焦急和紧张敢都化作了泪水淹没在我的内心。
                难道这就是梦想?我在问我自己。我这时的梦想是去学习影视表演专业,并且可以考上一所名校。因为这所高中通过表演专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等名校的学生太多了。我羡慕他们,同时我也羡慕自己,因为我考上了这所被别人所羡慕的学校。
                可是没想到我真的错了。入学后的几个月开始试学专业,我本身所在的班级就是表演班,我觉得我肯定会学表演的,所以对于老师的话也没什么在意。我不知道这个专业需要选人,当老师在劝我换专业的时候,我很想问为什么。其实我也知道,我长得不好看,身高也不突出,我这样一个外表不光鲜亮丽的人去考影校肯定没希望。我知道老师是这么想的。当老师问我换什么专业的时候,我哭了,我抽泣。我哭了几个小时,从教学楼一直苦到宿舍,我艰难的选择了书法专业,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选择这项专业。我当时只是想好好守护住我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在换了专业之后的几个星期,我还是在坚守我的梦想。我认真的想过了,既然表演不行那我就去考导演吧!可是这所学校里面没有编导专业,我当时很沮丧。在我翻看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量书籍之后,我发现那些考上的都是凭借努力与机遇和大量的准备。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梦想。
                我买书,买资料自学。我坚定了我的梦想,我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!也许这个梦想只是个梦,我从未对父母说过我的梦想是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。当我说的时候,父母只是微微一笑,是蔑视和不相信的笑容。这个梦想在我的心底生根发芽,我要考!不管多难我都要去考!我的父母都是农村人,没有多少文化。我的父亲更是脾气暴躁,当我说我要在外面学编导专业,不学书法的时候,他打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他拿鞋底往我的背和脖子抽了三下。我一滴眼泪没有掉。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那种恨在当时抵过了那种痛苦。这是他第二次打我那么狠,若不是母亲拦着,我早就被打死了。我站在窗户前想结束我的生命。史铁生先生曾经说过: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”。所以说,我对生与死也不必去再想多少。生生死死死死生生,该怎样生,该怎样死,我该如何去等待这样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?
                打死我也要守护好自己的梦想。这是父亲打我是万科蓝心里想的。你们的孩子都会有梦想,当父母的不理解遇上梦想,你会选择哪一方?当父母的,请原谅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,他们不是学习的机器,他们有思想,有自己的路要走。当你的孩子对你说出她的梦想时,请不要愤怒,请耐心的听孩子讲完他的梦想,因为,你们的孩子是想给你们一个更好的未来!

                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                2001